More Reading, Less Junk
请点击这里跳转到网页里在线收听音频版,或者通过这里下载到本地收听。

张首晟

The Wire China|2020–05|链接|4900(单词)

这篇长文相对全面地展示了张首晟教授的一生,他是科学家、企业家,更是一位思想家,他试图成为中美两国科学、技术交流的桥梁,但在中美关系极度特殊的时期,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冲突让他选择了一种极端的解决方式…..

本文作者 Shen Lu 在社交媒体上透露了一个细节:张首晟教授最喜欢的一幅画作是高更的「Where Do We Come From? What Are We? Where Are We Going?」。


苹果如何「重新发明」光标?

TechCrunch|2020–05|链接|2805(单词)

首先,这篇来自 TechCrunch 的长文有几个问题,比如一定的 PR 痕迹,再比如行文和排版有点随意(或许是疫情的影响);其次,作为 TechCrunch 主编,同时也是 iPad Pro 重度用户,本文作者 Mattew Panzarino 还是帮读者梳理出了 iPadOS 光标出现的历史背景,并通过对苹果高管的采访,进一步展现了 iPadOS 光标如何一步步被「重新发明」出来。

我同意作者对于光标重要性的评价,也认同 iPadOS 光标的作用不是功能叠加,而是苹果各个设备边界的模糊。


后疫情时代会重复 1930 年代的剧本吗?

Aeon|2020–04|链接|3000(单词)

疫情之后的政治走向如何,本期推荐一篇我最近读到的深度分析,作者以 1930 年代全球政治风向变化为例,以古喻今,你可能会发现,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重复的剧本。

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一位学者感叹道:「我们都知道现在处在变化的十字路口,但没有人知道我们的方向在哪里」。现在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再推荐《经济学人》杂志的一篇社论,建议结合在一起阅读,效果更好。


历史长河里的「自拍批评学」

Medium|2020–04|链接|649(单词)

关于摄影与照片的社会寓意,我推荐各位阅读两本小册子:瓦伦特·本雅明的《摄影小史》、苏珊·桑塔格的《论摄影》。本期我选取的是一些历史片段,当下社交媒体批评者常常将社交媒体上的自拍看作是一种过度自恋,而在 150 年前摄影刚刚出现时,作为一个正在改变人类认知的新工具,当时人们是如何看待自拍的照片呢?

答案或许会比较出乎你的意料。


创业里的系统思考

Mr Jamie|2012–10|链接|1539(汉字)

这是我在阅读《系统之美》一书期间搜到的一篇文章,一位台湾的创业者分享了他将系统思考应用在创业中的诸多发现,其中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当下教育与创业是割裂的。

比如这段话:我们训练所有人专注在「元件」的优化,但却没有教他们去思考“系统”存在目的到底是什么。我们训练出一批批考试 100 分的年轻人,但他们却连自己、社会、国家、世界等等系统现在到底需要什么,连最基本的答案也没有。所以当创业需要他们创造一个新的系统,一个新的商业模式,去解决人们的问题,去为世界创造巨大的价值时,这当然无法教,因为你必须要先学会从系统面看事情。


电子邮件能否推动纸媒的重生?

Hamish Mckenzie|2020–04|链接|2604(单词)

这篇文章的结论正确与否并不重要,我更喜欢作者的思考方式。作为电子邮件订阅平台 Substack 创始人,Hamish Mckenzie 的这个观点多少有点「王婆卖瓜」的感觉,但这篇长文以一种「局外人」的视角,全方位拆解了新闻行业各个参与者以及其中的关系,阅读的过程里,我突然有一种感觉:其实媒体这门生意,并没有那么神秘,也没有那么复杂,而是像其他行业一样,都需要为客户提供足够多的价值。


科技巨头内部混乱中的创新机制

Alex Kantrowitz|2020–03|链接|1117(单词)

五一假期期间快速读完了 Buzzfeed 记者 Alex Kantrowitz 的新书「Always Day One」(亚马逊链接),就像名字所指,这是一本探讨科技巨头如何保持领先的图书,作者通过展示亚马逊、Google、微软、苹果等公司内部的混乱与秩序,描述出一副属于科技公司特有的创新机制,本期我选取了苹果内部一个特殊 IT 部门所上演的「权力游戏」,大家不妨将其作为阅读该书的起点。

这封邮件是 Dailyio 的付费邮件,但我欢迎您将这封邮件转发给您身边热爱深度阅读的朋友,并希望您能向更多人推荐「Deep Reading」。

感谢您的订阅,如有任何疑问和建议,欢迎写邮件给我:zhaosaipo@gmail.com 
想修改您的订阅信息?
你可以 更新邮箱信息 或者 取消订阅.

Email Marketing Powered by Mailchimp